沈衛榮說:(出自 〈魏德迈著《为密乘佛教正名:印度传统中的历史、符号学和越规》评介

虽然密乘佛教今天风行世界,但自有佛教研究以来,它就给宗教史家带来了一个史无前例的、至今无法解决的解释学难题。其原因是,在众多密教经续和仪轨中,我们见到了很多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疯子的瞎话”和秘密修法,这些语言和修法即使在最疯狂的、最无理性的人看来少说也是畸形的,更可以说是变态的,甚至可以说是罪恶的。可大概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密教语言和这些稀奇古怪的秘密修法,今天的密教才一方面风靡世界,另一方面却依然遭受激烈的批评和谴责。而对于研究密教的宗教史家来说,如何来解释密教、为密教正名,或者说给密教一个可以让常人接受的说法,便成为一个无法逃避的严重挑战和迄今尚未完成的重要的学术使命

-------------------------------------------------

通過圓滿次第之修持,行者能證取「四空」及「四喜」;

由所謂空、大空、勝空、最勝空等「四空」引出〝光明〞,

由所謂初喜、勝喜、極喜和俱生喜等「四喜」引出〝俱生智〞。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armita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